夏木

同人寫手。
文圖雙修&偶爾唱見。
刀劍亂舞深坑。

【隨筆、刀亂同人、刀審?】審神者就任3個月

*小學生文筆注意
*ooc注意
-
-
-
-
-
-
-
-
-
-
-
-
-
-------防雷(´・ω・`)----------

「別跑——!!」「哇哈哈哈哈——!!!」
日復一日,總有小短刀們在走廊上玩耍、奔跑。
啊啊、總是會想起那個時候呢——
「加州清光,河川下游之子,河原之子喔。」
一陣強光後、陌生的男子出現在眼前,握著先前還在我手上的日本刀。
「這是你的初始刀,請你銘記一定要完成任務、為了保護歷史而奮戰。」
一旁穿著正經八百西裝的政府官員將一疊御札交給我,並吩咐我前往將要所屬的年代——西元2205年。
前往據點的路上盡是冷漠的眼神,雖然不到害怕、卻還是令我感到不安。
但是此時,塗著紅色指甲油的手卻輕輕拍了拍我的頭,彷彿安慰我般的對著我微笑了。
「我說、不用這麼緊張吧。」
有如看穿了我的內心,用話語溫暖了我不安的情緒。
明明只是一句簡單的話語,卻令我重振了精神,開始了關於本丸的這一切。

隨著時間流逝,一把一把的刀劍來到了我的本丸。
等待途中的苦悶、再次相遇的幸福、平凡卻開心的日子、失去重要之人的痛苦⋯⋯。
每一天都是那麼的充實。但在不知不覺間,我卻遺忘了當初只有兩人那冷清的本丸、那個最初的起點。
「遠征隊伍回來了。」
熟悉的聲音再次響起,比起當時卻是少了點什麼。
「知道了,退下吧。」
整理完公務後,回憶彷彿潮水般湧入腦海中。
第一把兩人一起鍛出來的刀劍、第一次組成的完整的部隊、第一次親眼目睹了刀劍破壞、第一次攻略完成了地下城⋯⋯。
那時候的本丸,雖然冷清,卻總是充滿著我們兩人的歡笑。

現在想想,我還真是失格呢,作為一名主人。
現在的我卻失去了當時的那份熱情與衝勁,而他卻還是維持那一貫的態度,從不對我的態度感到不耐煩。
「主上⋯⋯?!」
拉門再次被拉開,對方依舊用著那個笑容準備向我報告,卻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著了。
「清光,謝謝你。作為初始刀及近侍,一直陪在我身旁。」

【原創隨筆】


感覺這篇有後續(´・ω・`)






少年將手中早已上膛了的手槍瞄準了自己的僅存唯一的親人,
毫不猶豫——
不、無法猶豫地,
終結了對方的生命。
即便內心糾纏、恐懼,
仍逃不了應該執行的【任務】,
閉上了雙眼,
親人臨終前那因絕望而扭曲的臉龐卻浮現眼前,
彷彿嘲笑自己的無能一般、
久久消逝不去。

"This's not the end, everything is just beginning."

第二章
試試長圖

刀亂學院paro1

*部分私設注意









「喂那邊那個女同學!!裙子太短了!!」

一早,身為風紀委員的壓切長谷部宏亮的吶喊聲就迴盪在學校中。



「真是的、人家可是男的喔?」

亂藤四郎不滿的拉了下裙子,嘟著嘴站在長谷部面前瞪著對方。

「那還真是失禮了呢。但裙子長度還是不符合規定。」

「那個規定並沒有說男生也要遵守!!」

「那麼請你換回褲裝。」

「小亂才不要!!!!」

一如既往的、兩人又在校門口大吵大鬧,直到預備鈴響為止。



「嗚啊啊啊啊啊都是你害的人家要遲到了啊啊啊!!!!」

不顧剛才還在和對方吵架,

亂藤四郎奔向初中部的校舍,

硬是結束了這場口水戰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隨筆(´・ω・`)

說不定有後續(´・ω・`)

隨筆一篇刀亂[刀x審]【虐注意】

再怎麼說,吾身終究為刀劍。

屬於人類的情感什麼的⋯⋯本來就不該擁有。


為什麼⋯⋯為什麼明知如此,

你還要救我?

明明就只是一把刀劍⋯⋯。

不值得你犧牲自己的性命來證明我的存在啊⋯⋯。


你已失去血色的冰冷指尖劃過我的臉龐,

似乎要再次證明,

我不再只是作為一把刀劍,

而是作為一個近侍、一個沒能保護主上的近侍。


啊啊、這樣的我,不就又和池田屋那天一般,

絲毫沒有成長了嗎?

這樣的我,早已失去身而為人的資格了吧。

那麼,我願追隨你而去。





——刀劍破壞。